青州家鄉人劉國松:一個東西南北人 一生創新實驗中

來源:青州新聞網     時間: 2019-05-30 09:45:53     


劉國松:男,漢族,1932年4月生,籍貫山東青州,現任臺灣師范大學講座教授,上海多倫現代美術館名譽館長、世界藝術文化學院榮譽博士、美國藝術與科學院外籍院士、中國文聯榮譽委員。

青州新聞網5月30日訊(記者 銳簫 報道) 上海,繁華喧囂中隱藏著一份寧靜。近日,記者在上海劉國松老師家中拜見了他。一個特別敞亮的畫室,地上散落著各色筆墨水彩,墻上尚掛著兩張沒畫完的畫,就在這里,著一身唐裝、腰板挺直、走路霍霍生風、鶴發童顏的劉國松老師笑容可掬,靜靜地坐下來與來自家鄉的記者暢談。

“我是一個北方人,卻在南方長大;我是個東方人,卻在西方成名。所以我把自己稱為‘一個東西南北人’,臺灣一個大畫家還幫我刻了這樣一個大圖章,我就常用這個圖章。” 87歲的劉老師活力無限,讓人早已忘記他的身份與年齡。

初中立志做畫家

劉國松是少年立志的典型代表。家里并沒有畫畫的,可他卻從小學開始畫畫。四年級時畫了一張畫,被老師拿到六年級去做范本,心里別提多開心了。

初中二年級時,劉國松的家就在離學校不遠的路邊,路上有兩個裱畫店,他常常進店去看裝裱的畫。“其中一個老板就問我喜歡畫嗎?想學嗎?我給你介紹個老師好嗎?我問要不要學費,他說當然要學費,我就說那學不起。”

劉國松的父親是軍人,在保衛武漢時陣亡了,所以,當時家里很窮,連畫畫的紙筆都沒有,這個好心的老板就給了他兩支毛筆和一沓裁剩的零頭紙。劉國松拿回家,卻不知道怎么畫,因為在學校學的都是鉛筆畫,結果畫得一塌糊涂。后來那個老板又給了他一本畫冊讓他照著畫。畫畫就此起步。

初中三年級時,南京國民革命軍遺族學校允許抗日陣亡將士的孩子報考,劉國松就考進去了。學校有位老師是杭州藝專畢業的,他見劉國松會畫國畫,就讓他畫一批國畫等畢業時辦個展覽。“學校果真把我畫的畫展出了,我甭提多得意了:我的畫居然能裱成立軸!展出時很多人在留言簿上夸我是‘小畫家’,我就是從那時下定決心做畫家的。”

模仿新的不能代替舊的

后來,劉國松來到臺灣。

在學習中,劉國松了解到,中國畫從元朝以后幾乎沒變,都是畫文人畫,為什么老在模仿古人,而不創新呢?“五四運動,號稱新文化運動,可是卻變成文學運動,只有文學專家,而藝術家完全沒有參加的。”

上大學一年級時,劉國松又聽藝術導論老師講了一句話:“一切的藝術都來自于生活。”他猛然醒悟:原來我畫了那么多年的國畫都不是來自于生活,都是模仿古人。于是升入大二之后,劉國松不管水彩還是油畫,全部進行寫生,覺得西畫才是真正來源于生活的,于是轉為全盤西化。而這時,不止是他,創作西洋繪畫幾乎成為一種時尚。

可等到大學畢業四五年之后,劉國松又覺得畫西畫不對勁兒: “因為我們生活在中國的領土上,我們不是西方人在西方長大。我們反對傳統的中國文人畫,因為我們不是生活在明清時代,不應該畫那個時代的畫,可是,難道我們生活在西方社會嗎?也不是!那我們在中國畫西畫模仿西方人怎么對呢?”

這時候,全盤西化年輕的藝術家,攻擊傳統文人畫都是模仿抄襲,結果發現畫西洋畫的人也是模仿抄襲,不過模仿的是西方現代的,而不是中國的古人的。于是,劉國松就提出一個口號:模仿新的不能代替模仿舊的,抄襲西洋的不能代替抄襲中國的,同時提出中國畫的現代化,并通過搞展覽,演講,寫文章宣傳自己的觀點。

狂草成就一代畫風

畫西畫也是有收獲的。畫了幾年西畫之后,劉國松發現美國的抽象表現派雖然不認識中國字,卻全都受中國書法的影響,把中國書法用油畫顏色畫,甚至有的畫家把中國字原封不動地搬到畫上。

“我們一看是中國字,就覺得模仿西方絕對不對,我就開始回來看中國傳統的。”后來,劉國松發現一本畫冊,里面有一張宋朝末年梁楷的潑墨仙人,他畫的潑墨仙人非常抽象,而西方的美術發展一直到了20世紀初德國的表現派出現時才能跟梁楷相提并論,換句話說梁楷比西方的美術史早了700年。”中國有這么偉大的美術文化成就,為什么不把中國的繪畫發揚光大,而去模仿西方的呢?”

于是,劉國松又把西畫完全丟掉,重新回到中國水墨畫上來,并且一直在做實驗。有一年,他看到宋朝初年的一張繪畫中有兩個人的衣襟部分全部用的是狂草筆法,比梁楷還早200年,他感受到了中國繪畫的偉大。“我覺得應該把狂草筆法傳下來,就用狂草筆法畫了一批抽象水墨畫,結果得到了大家的賞識。”

不久,一位在美國大學教美術史的廣東人李教授來拜訪劉國松,對他的畫喜歡得不得了,他說:“一直覺得中國繪畫應該改革,但是不知道怎么改革法,看了你的畫,我才明白了,真是太高興了!”他回美國以后,就將畫推薦給一個基金會,還給評了一個兩年的環球旅行獎。在這兩年里,劉國松在美國受到各界的歡迎,好多個美術館都邀請他講課。

1969年,劉國松看到美國阿波羅11號太空飛船拍回地球的照片后,激動萬分,畫出了第一張太空畫《地球何許》,美國主流國際美展邀他參加,給評了一個繪畫大獎。這一時期,評論家把他的繪畫稱為“太空畫”。以后,他又畫了一批西藏雪山、黃山、張家界、九寨溝的湖水。其中,西藏雪山和九寨溝的美景給了劉國松很大的震撼,創作出來的作品也給他的繪畫生涯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創新的腳步永不停止

畫風風格既然已經形成,那會不會從此固定下來了呢?

劉國松指指墻上掛著的兩張畫說:“我還在作試驗。我有一個觀念,畫畫應該是事業創作,不實驗就不可能有創作。他談到,教學也是用實驗教學,他常常跟學生們講:“藝術家跟科學家一樣,都是人類文明史的創作者,科學家需要實驗,藝術家亦然。當你用舊的技法跟舊的材料沒辦法把新思想落實下來的時候,就要嘗試使用新的技法和材料。”

在創新中還發生過一件戲劇性的事兒。當時創作九寨溝那幅畫,畫了半年都畫不出來,用新的技法表現不出來,用了各種紙張還是表現不出來。當時由于他提倡中國畫的現代化,臺灣所有美術系都不敢請他,他被擠到建筑系教書。“我看到學生畫建筑圖的紙很有意思,我摸過,是一種西洋紙,半透明的,我就想用這種紙試試看。沒想到竟然實驗出來了,后來我畫了一批畫,到現在為止還在畫。”

對劉國松而言,畫家就是創作家,每一幅畫都是一件實驗品。“有一天一旦用了新的技法,新的材質把新思想真正在畫面上表現出來,你才有所創作,才是畫家。”

作為一個青州人,劉國松非常關心家鄉書畫的發展,他覺得既然青州書畫在全國已經占據重要地位,那就不要再欣賞討論傳統模仿的繪畫,而要對中國繪畫的革新起到引領作用,實現水墨畫的再創造。

采訪結束,劉國松抱出一大摞畫冊讓我們翻看,《蒼穹之韻》、《一個東西南北人》、《革命。復興》等,一幅幅都是精品力作。他說自己對山東的感情特別深厚,有一個圖章是“山東家鄉人劉國松”,還有一個是“孔子家鄉人”,無論走到哪里,總是以山東人為傲,從來不捐畫的他一次就捐給山東博物館8000幅。臨走時,劉老師還在殷殷囑咐:“家鄉如果需要我做一些什么事情,我一定盡我的力量去做。”

編輯:成同坤
文章推薦:

精選專題






青州新聞網版權所有 網站聲明:本網站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與鏡像

青州新聞網 青州通訊地址:山東省青州市范公亭路東首文廣大廈11樓、12樓

新聞熱線:0536-3262315 聯系我們:0536-3262315

郵編:262500 Email:[email protected]

魯公網安備 37078102000006號 魯ICP備11000130號-1

x
x
法国网球公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