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夢思床墊150年歷史大起底!

來源:青州新聞網     時間: 2019-02-14 14:27:00     


對中國人來說,“席夢思”一詞曾經家喻戶曉,甚至成為人們口中彈簧床墊的代名詞,由此可見席夢思的知名度。

而近年來各種床墊品牌紛紛崛起,席夢思卻仿佛失去了往日的王者光環。不僅在中國,在全球市場席夢思也遭遇了不小的挫折。

慶幸的是經過一番磨難,如今的席夢思正在積極恢復活力,并努力找回往日的雄風。

從成立開始到如今,走過了近150年歷史的席夢思曾有過哪些故事?經歷了怎樣的輝煌,又遭遇了怎樣的不幸?未來又將走向何處?現在,和今日家具一起重溫歷史。

從奶酪盒到床墊,席夢思床墊的誕生之路

1870年,正是美國結束了南北戰爭,進行國家重建的時期,美國人扎爾蒙·席夢思(Zalmon G.Simmons)開始了他的傳奇事業。他在威斯康辛州的基諾沙縣(Kenosha)開設自己的工廠,主要生產木制絕緣體和奶酪盒。

一位客戶由于經營不善,無法還款,于是將一項專利交給了扎爾蒙·席夢思用以抵債——這就是后來影響了全世界人們生活的鋼絲網彈簧專利。

扎爾蒙·席夢思將這項技術應用于床墊制造,實現了 更快,同時更低成本的床墊生產,開啟了他傳奇的床墊事業,也開啟了全球床墊的新時代。

六年后的1876年,扎爾蒙·席夢思已經成為美國第一家鋼絲網床墊的大型制造商。

1884年,他成立了自己的床墊公司,當時名為西北鋼絲床墊公司(Northwestern Wire Mattress),1889年更名為席夢思床墊制造公司(Simmons Manufacturing Company)。根據公司的歷史記錄,1891年,席夢思床墊制造公司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床墊制造商。

1919年,由于公司業務的快速增長,席夢思開始在全美范圍內開設工廠,建立了64個倉庫,并開始了出口業務。1923年,席夢思公司將總部從威斯康辛州遷到了紐約。

1925年,席夢思開發了可以將卷線自動插入織物套管的新設備,這項技術讓獨立彈簧線圈(袋裝彈簧)能夠大量生產,在此之前獨立彈簧技術只被用于高價奢侈床墊。

這項技術也成為席夢思“睡美人”(Beautyrest)品牌的基礎。盡管新技術大大降低了成本,但在當時的價格還是普通床墊價格的三到四倍,席夢思睡美人品牌也成為當時奢侈床墊的代名詞。

1940年,席夢思再次推出了“隱形床”產品,這是一張由可折疊彈簧和床墊組成的沙發。這成為公司最著名的商品,并且一直到20世紀80年代還在生產。

1947年,電影明星桃樂絲·拉莫(Dorothy Lamour)在《生活》(Life)雜志上為席夢思公司做廣告

1957年,席夢思開始擴大國際業務,并且國際業務部成為了增長最快且最賺錢的部門。

1958年,公司成為美國第一家生產特大號尺寸床墊的公司。

走出“家族式管理”,卻走不出發展困境?

20世紀60年代,席夢思公司的業績增長飛快,到1970年已經成為躋身財富雜志全球前500強的跨國企業。

席夢思公司的國際多元化格局是由創始人扎爾蒙·席夢思的曾孫——小格蘭特·席夢思(Grant G. Simmons,Jr)打造的,他對公司的權利下放感到不滿,于是開始實施管理重組,同時將公司總部搬回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

管理重組和搬遷共花了三年時間才完成,直到1975年,公司總部才正式搬回亞特蘭大市。

然而,從1973年開始席夢思公司的營收出現下滑,到1977年營收下降了50%之多。1977年銷售額為4.68億美元,與四年前基本持平。

1974年席夢思還是當時的行業老大,占有21%的市場份額,絲漣(Sealy)緊追其后占有的市場份額為11%。然而到了1978年,絲漣的市場份額超過了席夢思。

1976年席夢思開始出現虧損,公司唯一盈利的就是國際部門以及非床上用品子公司。董事層通過裁員、關閉工廠來應對公司收入的停滯,還減少了生產的床墊樣式,并努力糾正質量和庫存問題。不過問題似乎并沒有好轉。

昔日床墊霸主,被資本頻繁轉手

雖然此時的領導人格蘭特·席夢思承諾,公司會在1978年好轉,但后續仍然表現不佳。1978年6月,董事會要求格蘭特·席夢思辭職,席夢思的管理權限第一次轉移到了家族之外。

此后,席夢思改由西奧多·格里夫(Theodore Greeff)領導,他曾負責管理席夢思格里夫面料(Simons Greeff Fabrics)子公司。

1979年,席夢思被海灣和西方工業公司(Gulf and Western Industries Ind.)收購。這是一家1976年以來一直在持續收購席夢思公司股份的大型企業集團,隨后,席夢思成為該公司的全資子公司。

1985年,海灣和西方工業公司將席夢思公司賣給了Wickes Corporation,這是一家木材和家具企業集團,然而這家公司當時也在重大重組的邊緣。

1986年,投資管理公司Wesray Capital以1.2億美元的杠桿收購了席夢思公司。

Wesray Capital是20世紀80年代重要的收購公司之一,由美國財政部前秘書威廉·西蒙(William E.Simons)與合伙人雷·錢伯斯(Ray Chambers)領導。在接下來的兩年里,新管理層賣掉了席夢思公司的部分資產,償還了幾乎所有的債務。

1989年,Wesray資本管理層決定借鑒一種接管其他公司時曾成功操作的方法——員工持股計劃(Employee Stock Ownership Plan,簡稱ESOP),開始向員工出售席夢思的股份。

這是一項有嚴重缺陷重的交易,并很快席夢思就處于破產邊緣,所有與之相關的各方都在法庭上斗爭。

Wesray資本通過策劃這項ESOP員工持股計劃,幫助席夢思的員工借入2.41億美元,該價格為Wesray資本1986年收購金額的兩倍。

公司又一次負債累累。但是這次,席夢思最寶貴的資產早已被拋售掉了。

在四個月時間內,席夢思公司的賬戶上出現了1900萬美元的虧空,不得不與該交易主要承銷商美國化學銀行(Chemical Bank)召開緊急會議。

席夢思的員工,即公司的名義所有者在理解收購復雜性的方面行動遲緩,這使得他們的養老金賬戶與當時一文不值的席夢思股票掛鉤。而席夢思公司無法償還債務,在破產邊緣徘徊。

跌跌撞撞走進20世紀,迎來曙光

1991年3月,美林資本(Merrill Lynch Capital Partners)以3200萬美元的驚人低價購買了該公司60%的股份。員工在公司的持股份額約為30%。

席夢思員工向Wesray資本和席夢思公司的管理人員提起集體訴訟,最終通過庭外和解,后者向ESOP員工持股計劃支付了約1500萬美元。1993年公司迎來了新的董事長Zenon Nie,開始重視廣告營銷。

1994年席夢思和新的廣告公司合作,并在1996年發布了一則后來家喻戶曉的廣告——一個保齡球掉到了睡美人床墊上,卻沒有撞倒在床墊上的十個保齡球瓶。這使得睡美人床墊在廣告發布一個月內銷量上升了50%。

公司也在同年推出了一款新的產品——護脊(BackCare)系列床墊,并通過電視廣告進行推廣。20世紀90年代,席夢思公司的利潤實現了增長,其銷售額增長率也是床墊行業平均水平的兩倍。

1996年3月,美林資本將其出售給了投資集團Investcorp。ESOP員工持股計劃還持有公司15%的股份,Investcorp持有85%的股份。這家投資集團以2.6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席夢思公司的這些股份,并且承擔了公司的部分債務。

1997年,席夢思公司的銷售額為5.5億美元,其中利潤約為5000萬美元。

1998年,公司再易其主,一家總部位于紐約的私募投資公司芬威公司(Fenway Partners)以5.1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席夢思75%的股份。

席夢思繼續通過鋪天蓋地的廣告來獲取更多的市場份額。根據公司的記載,截至1998年席夢思占有床上用品行業15%的市場份額,僅次于絲漣。

隨后,Charles R. Eitel接替Zenon Nie出任席夢思公司的董事長和首席執行官,他在此前是一家面料和地板公司的總裁。

2001年開始,席夢思將其商標授權給紡織品制造商,并以睡美人、護脊和其他席夢思的品牌繼續生產床單、被子以及相關配飾。

2000年席夢思的銷售額首次超過7.27億美元。

再次淪為資本的提線木偶

2003年,芬威公司將美國連鎖店品牌Sleep Country USA納入席夢思公司旗下。年底,Thomas H.Lee Partners(以下簡稱THL)以11億美元收購了席夢思。

這11億美元包含了從公司獲得的3.27億美元的新股本,以及必須從投資者那籌集的7.45億美元以上的債券和銀行貸款。THL希望能獲得初始投資金額兩到三倍的回報。

當時,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的分析師就警告說:“更高的債務負擔將限制公司應對負面意外的業務發展能力,包括經濟或競爭威脅,或內部失誤。”

但似乎沒有人在聽。

收購席夢思六個月后,THL計劃將公司上市。2004年12月,THL終于找到了收回投資的辦法——席夢思公司發行的債券被要求支付高達10%的年利率。這些收益被用于向THL支付1.37億美元的股息。

隨著公司債務的攀升,席夢思不得不把目光投向新的產品。2004年,公司推出了Health Smart床墊,旨在對抗塵螨、霉菌和細菌,然而該款床墊并沒有取得成功,公司第一季度的銷售額同比上年下降了8%。

THL擱置了席夢思的上市計劃,并對銷售部門進行了重組。可是效果并不理想,2005年第三季度,公司銷售額同比上年同期下降了4.8%,營收從2550萬美元下降到2510萬美元。

2006年8月,席夢思將當時的55家Sleep Country USA連鎖門店以5500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The Sleep Train Inc.。

2007年,席夢思通過收購華盛頓肯特(kent)的Comfor Products公司的Comfor-Pedic,這是一條生產記憶海綿床墊和枕頭的產品線,席夢思將記憶海綿產品增加到自己的產品線中。

在這個時期,席夢思的銷售額和利潤不斷攀升,推出的包括睡美人黑標(Beautyrest Black)在內的新產品也都獲得了成功。

2003年到2007年,席夢思的銷售額增長了40%,營收收入增長了26%。2007年,席夢思的營收達到了11.3億美元。截至2009年3月席夢思所占的市場份額連續13個季度超過競爭對手。

2007年年初,在信貸市場泡沫達到頂峰的時候,THL從席夢思公司獲得了更多的收益。THL創建了一家控股公司,用于發行3億多美元的債券,其中2.38億美元的股息進入了THL的口袋。

至此,THL已經收回了對席夢思公司3.27億美元的全部股權投資,并獲得了約4800萬美元的利潤(多年來,THL還通過各種費用賺取了約2850萬美元)。

THL并不是唯一一家進行股息資本重組(Dividend Recapitalization)的公司。從2003年到2007年,全美共有188家由私募股權公司控制的公司,發行了超過750億美元的債劵,用于向收購公司支付股息。

隨著2007年底經濟形式惡化,席夢思的銷售情況也急轉直下。2008年公司不得不削減成本,開始裁員。

2008年秋天,席夢思無法履行2003年收購時簽訂貸款和債務合約,并停止向其債券持有人支付利息。THL開始與銀行和債券持有人就如何減輕席夢思的債務負擔進行談判,并計劃將公司出售。

從很多方面來看,私募股權公司在席夢思做過的事情,以及其他許多類似公司的做法,都在模仿次級抵押貸款的過程。不僅有來自銀行,還有捐贈基金和養老基金的資金推動,還有像THL這樣顛覆華爾街的收購巨頭。

這些私人投資者自己只投入很少的資金,大部分用借來的錢收購像席夢思這樣的大公司。

之后他們用公司資產作為抵押,去借更多的錢。這就導致無論席夢思公司運營的好壞,THL都能從中獲利。最后導致席夢思公司資不抵債。

曾為幾家私募買家工作、2005年離職的席夢思前任總裁Robert Hellyer說:“從我的經驗來看,沒有一家私募股權公司是在為品牌打造未來。他們的想法是既然這些資金實際上是免費的,為什么不最大限度地利用公司。”

在多家私募股權公司和其他私人投資者的連續所有權下,席夢思公司不斷地遭遇財務困境,公司的負債從1991年的1.64億美元增加到了2009年的13億美元,然而各種私募股權所有者卻從席夢思公司獲得了約7.5億美元的利潤。

在這個過程中的每一次轉手都讓席夢思公司負債累累,金融家們借入越來越多的錢來為公司支付更高的價格,使每位前任所有者都能獲利套現,逐漸拖垮了原本健康的公司。

當經濟衰退,信貸市場凍結的時候,好日子也到頭了。席夢思背負著巨額債務,銷售卻放緩了,不得不尋找下一個買家。

2009年9月25日,席夢思宣布根據破產法第11章進行重組計劃,并與銳盛投資(Ares Management)和安大略省教師退休基金會(Ontario Teachers' pension Plan)領導的投資集團,簽署了價值7.6億美元的收購協議。

破產法庭批準了這項交易,公司的債務從10億美元降到了4.5億美元。破產不包含在加拿大和波多黎各的子公司,但與銳盛投資和安大略省教師退休基金會的交易中包含了這兩家子公司。

銳盛投資和安大略省教師退休基金會同時也是National Bedding Company LLC旗下舒達(Serta)品牌的所有者,他們將舒達和席夢思各自作為獨立實體經營,繼續相互競爭。

這是席夢思公司第9次被出售,這一切都發生在一系列不同的投資集團(私人股本投資公司)短期持有之后。

這些投資集團試圖收購估值偏低的公司,并且這些公司大多是用借來的錢進行收購,然后對企業進行整頓,短期就拋售企業來快速獲取利益。

這些私募股權公司極度短視,破壞傳統的企業價值,并不重視企業長期的健康發展。

塵埃落定,席夢思迎來新的發展時期

盡管命運坎坷,席夢思作為一個近150年悠久歷史的床墊品牌,依舊在全世界有著強大的品牌號召力。

2011年,席夢思仍然是美國第三大床墊制造商,占有15.7%的市場份額。自此之后,席夢思也迎來了一個新的較為穩定發展的時期。

2012年10月2日,安宏資本收購了舒達和席夢思的母公司——AOT Bedding Super Holdings(現名為Serta Simmons Holdings,LLC)。

銳盛投資和安大略省教師退休基金會則繼續持有該公司股權。2013年,席夢思的營收達到了12.28億美元。

安宏資本收購時,席夢思和舒達共持有美國床墊市場34%的市場份額,并各自獨立運營。

安宏資本表示公司未來的發展戰略是保持業務的持續增長,確保舒達和席夢思能夠提供高品質的床墊產品,幫助消費者實現更好的睡眠。

不僅如此,安宏資本還從中信資本手中接手了金可兒(中國),并在剛剛過去的2018年10月24日,舒達(中國)和金可兒(中國)宣布達成戰略合作,而安宏資本作為融資交易支持,將幫助建立新平臺,攜手打造中國境內高端床墊集團。

可以說,安宏資本已經布局了一個超級完整且龐大的睡眠產業王國,可見其對于睡眠領域的深度介入和長期發展的規劃。

對于席夢思來說,經歷了榮耀與坎坷交錯發展百年后,也正迎來一個新的發展時期。

而我們也應該反思:資本的貪婪或許是席夢思種種困境的重要“禍首”,但同時它也間接讓睡眠產業有了快速發展的動力。

只不過,如何處理好企業發展與資本獲利需求之間的關系,將一直是實業與資本之間永不停息的戰役。(來源:美國今日家具 張維怡)

編輯:
文章推薦:

精選專題






青州新聞網版權所有 網站聲明:本網站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與鏡像

青州新聞網 青州通訊地址:山東省青州市范公亭路東首文廣大廈11樓、12樓

新聞熱線:0536-3262315 聯系我們:0536-3262315

郵編:262500 Email:[email protected]

魯公網安備 37078102000006號 魯ICP備11000130號-1

x
x
法国网球公开赛